首页#东方注册/首页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1-11-08 阅读:

  首页#东方注册/首页主管QQ444708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1978年5月,南京的天有些闷热,南京大学哲学系楼前人影稀疏,看起来空荡荡的。胡福明和好友姚诚埋头走上楼前的台阶,两人都显得心事重重。

  姚诚对胡福明说:“你现在是过河卒子,只能进不能退了。”话语间不无悲壮。引发两人不安的是一篇题为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的文章,胡福明正是该文作者……[详细]

  “一个少年时代就入党的党员,不知道自己正面临怎样的风雨、怎样的世面以及怎样的明天。”著名学者、时任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的葛林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…[详细]

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列席江西团代表讨论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京沪铁路是中国目前最优质的铁路资产,上市融资是完全有可能的。此外,刘,都欢迎各种有兴趣的资本进行投资…[详细]

  面对记者,胡福明不讳言自己再也写不出《实》那样的文章,“因为创作那篇文章背景下的乱世不再有了”;他也不认为那篇影响至巨的文章在观点上有何创新 …[详细]

  颇值思量的是,采访曾任南大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葛林教授时,这位80多岁的老人,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居然是:“在那个时期(文革后),我独立思考了一些问题。”看得出来,葛老以此作为自我的褒奖。这让我想起马克思的一句名言:“思想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,德国人就会解放成为人。” …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安徽省凤阳县小溪河镇小岗村。30年前,十八位勇敢的贫苦农民正是在这里摁下鲜红的手印,掀开了中国农村历史崭新的一页,中国千百万个乡村从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30年后的今天,小岗人再次来到一个艰难抉择的十字路口。合地、走集体之路,重新摆在他们的面前。

  30年一个婴孩已经成年,30年一个大国完全崛起。30年来,一切都在变化,唯一永恒或许只有改革本身……[详细]

 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之所以闻名,是因为它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。 当年的小岗生产队队长,“大包干”带头人,为我们讲述了小岗村30年来的变迁…[详细]

  1978年12月,“十八户”的当家人聚集在村民严立华家,摁下了生死手印,分田到户。1979年作为带头人之一的严宏昌处在了风口浪尖“一开始就给我定了性。说我拉社会主义的倒车,挖社会主义的墙脚,走资本主义道路,是标准的现行反革命。”[详细]

  村里想得很清楚,个体式的农耕作业只能吃饱肚子,不可能走向富裕。要发展,必须走集体合地之路。 种种迹象显示,在“分田到户”30年后,小岗村走向集体合作的脉络越来越清晰…[详细]

  在小岗村党支部书记沈浩看来,小岗村当前已经走到了一种蓄势待发的节点上,“我们将小岗的产业发展定位于现代农业、旅游观光业” …[详细]

  小岗找对了通向富裕的道路了吗?这条道路也一如当年的“大包干”能够成为全国过数万贫困农村纷纷效法的模式吗?[详细]

  村官沈浩表示,在没有任何资源优势、区位优势的背景下,个体化劳作的小岗能够富裕起来才是不正常的。“社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,要富裕必须走集体合作之路。”…[详细]

  一户农民将自己5亩地租给农业公司,每亩500元,获2500元农民每个家庭有两个劳动力再被农业公司雇佣,每月得1200元,每年得到14400元总共16900元。比农民自己耕作翻了约8.5倍![详细]

  我所说的集体经济与大包干前的集体经济是两回事,现在的集体经济必须要有村办企业,没有企业光靠种田只能解决温饱。学南街村,小岗必须要有集体企业才能学。有了集体经济,农民有了收入,没有了后顾之忧…… [详细]

  一切,缘于生存的艰难。穷则思变,几乎已成为中国农村千百年来的永恒主题。走进小岗,你才会发现,中国农民对于这一主题的探索与开拓,还将继续下去。前路茫茫,唯有努力。 这或许正是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纪念之际重新品味小岗的最大价值。除了头上那一道红色的光环之外,小岗其实更像是中国千万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村,一片贫瘠的土地,千百勤劳的村民,没有更多的优势。 变,是唯一的希望。 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2008年3月,沈阳。皇姑区崇山西路93号,一栋栋灰色的楼房已显现出老态,旁边有老人指点说,这就是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的原址,如今这楼也有10来年的历史了。22年前,沈阳市防爆器械厂宣布破产,成为新中国第一家宣布破产的公有制企业。任何一个新生命的诞生,都必然要经历一场阵痛,而阵痛过后,是新生的喜悦、幸福和希望…[详细]

  84年后,厂子三天两头换主管单位,我稀里糊涂被‘退休’了下来……” 从此,石永阶就离开了这个工厂,再也没有去上班…[详细]

  那一天是1986年8月3日。沈阳市迎宾馆北苑会议厅。韩耀先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,不出声,也不敢出声,会议厅里挤挤喳喳的坐满了人,大多是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的工人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白纸花,神情,就好像那白花一样肃穆…[详细]

  沈阳市防爆器械厂始建于1966年,原是一个职工家属生产组。上级任命了石永阶为厂长,谁都没有想到,这个“厂长”带给石永阶的,没有多少荣誉,却是几乎一辈子的包袱…[详细]

  在当时计划经济的时代,这样的一种改革尝试,无疑为中国今后的改革作了大量的探索,积累了宝贵的经验,增强了更多企业的活力、动力…[详细]

  此前有人将韩耀先比作一尊罗汉,说他面目狰狞、心地慈悲。见到他前,我不懂,也难以想象。老人快七十岁了,电话里委婉的说,不想再接受采访了,也没做什么事。现在,韩耀先的案头放着新的《企业破产法》草案,他抽空总要看看,想想问题,“时代变了,企业破产决不是我们当时做的那么简单,设计的问题太多了!”他依然为之忧虑,只不过眼神已经不济,需要老花镜的帮忙了…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重温改革开放的历史,有一句口号不得不提——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;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——被誉为“特区中的特区”的深圳蛇口工业区。有一个名字不得不提——袁庚。

  在那激情燃烧的年代,袁庚率先提出的那句口号,如春雷般滚过中国大地,振聋发聩;他率先提出设立蛇口工业区,比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事件——十一届三中全会早两个月,比经济特区早出生一年多…[详细]

  袁庚今年92岁,每天都还在背诵他年轻时就喜爱的《滕王阁序》,看中央电视台戏剧频道的京剧,那是他当年在北京工作时上的瘾。报纸每日必读,他指着自己的脑袋:“不然就傻乎乎了。”

  他率先提出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;第一个进行民主选举;在全国率先实行人才公开招聘;第一个改革人事制度,冻结原有级别、工资等级,实行聘用制;第一个实行工程招标;第一个进行分配制度改革;第一个实现住房商品化;第一个建立社会保障体系。他接手时,招商局只有1.3亿(人民币)资产,他离任时,招商局资产超过200亿…[详细]

  打破大锅饭 超产得奖金1980年4月,这一奖励制度被勒令停止,重新吃“大锅饭”,施工速度骤降。袁庚拍案而起,这4分钱的“官司”一直闹到的案头,经批示,才在8月恢复超定额奖。结果,运泥量又从每人每天20车猛增至100车以上。[详细]

  民主选举之功 十多年无贪贿案管委会两年一届,每届均由民选产生,每年由群众对管委会成员投信任票,不信任票过半数就下台,包括袁庚自己。

  批评区领导文章不用审1985年2月28日,《蛇口通讯》发表《该注重管理了——向袁庚同志进一言》,指名道姓批评袁庚。袁庚不仅大为赞赏,还鼓励报纸要登批评文章,特别是批评领导的文章…[详细]

  “蛇口的经验可能过三五十年再拿出来会有用。”一位当年蛇口的创业者说。蛇口和特区当年冲破重重思想束缚,杀开血路创新的制度有些在今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;有些被各种文件、制度堵回去了。关键是人们的观念被“新传统”、“新模式”束缚了;人们的思想被不断增长的“GDP”滋养得不思进取了。

  幸好,有人仍有改革的激情。招商局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顾立基有感道:“第二次思想解放是个很好的课题。”第二次思想解放会让蛇口、深圳、广东再一次成为试管,再一次成为新观念、新体制的原创地吗?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今天,一提起中关村,人们立刻会联想到联想、方正、同方、紫光、用友、华旗资讯、搜狐这些高科技企业,它们曾经和正在如此深刻地改变着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;联想到柳传志、王选、倪光南、段永基、王志东、杨元庆、冯军、王文京、李彦宏、张朝阳、周云帆、汪延等等,在这一长串闪光的名字背后,是不断被复制又不尽相同的财富故事。在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征途中,中关村无疑又是全国的一面旗帜…[详细]

  现在的张朝阳,还常常会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当年为融资而四处碰壁的艰辛,这位曾经先后登上过美国《时代周刊》和《财富》杂志的创业者,10年来都在坚持不懈默默地做着同一件事情。

  作为中关村第三代创业者代表的张朝阳,更喜欢“驻足欣赏”。他领导的搜狐网,从创办至今已经走过了10年历程。10年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段,张朝阳表示,“我们还刚刚挤进决赛圈。”他是这样描述自己心目中的决赛的:“未来当中国的网民达到四五亿的时候,我们希望搜狐网能够占据其中一个重要的位置,”“这样的位置,或许只有两三个。”而实际上,在中关村的历史上,搜狐网从诞生的那天起,就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…[详细]

  虽然这位有着“中关村第一村民”之称的66岁的老人,已经不愿意回到往事的回忆中,但是,在中关村的历史上,28年前那曾经激动人心的开篇之作不会被人忘记。那是1980年的10月25日,“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”——一个既无工商注册、又无法人代表的“地下组织”在中科院的半间仓库里偷偷成立起来…[详细]

  翻开王志东大学毕业后20年的履历,我们会惊讶的发现,他似乎就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:1989年,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在王选的游说下,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,加盟北大方正集团从事软件开发,很快便研制出国内第一个外挂式中文平台。1992年4月,不满于旧体制的束缚,王志东走上了创业的道路…[详细]

  “中关村的先进性已经在变弱,中关村模式被简单的复制,中关村的品牌被无节制的滥用,现在已经到了该认真的坐下来发掘中关村巨变的真正原因、总结中关村的经验教训、认真规划中关村未来的时候了,”

  如果说,在刚刚过去的这30年中,中关村曾经作为一个领航者,带领我们国家开启了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新时代;那么,未来的10年、20年、30年,中关村还会带给我们怎样的奇迹呢?我们有理由拭目以待…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1983年,中国改革全面展开。农村承包责任制的实施,使中国广袤的田野充满了希望。人们的目光开始转向城市,转向貌似井然有序但却缺乏活力的工业企业。此时的中国,奇迹般地重走了中国革命的道路——从农村包围城市。在农村改革的巨大影响下,企业改革在当时机制相对灵活的中小企业,特别是国有地方企业(通称为“大集体”)中悄悄地试验了起来。地处偏僻一偶、名不见经传的海盐衬衫厂成了这次改革的明星…[详细]

  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步鑫生想到了改革,并且一出手就是几大“班斧”:他首先学习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,在车间实行了“联产计酬制”;二是抓质量,做坏一件衬衫要赔两件;三是规定请假不发工资,若真生病要由他来决定是否补贴…1982年,固定资产从步鑫生接手的那年3万元,增加到1982年的113万元,从1980年至1982年间,实现税利164万元。[详细]

  新华社发表了一期介绍步鑫生尝试企业改革的内参。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对内参作了批示。这篇内参随后以《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》为题,刊于11月16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一版,并以“编者按”的形式披露了的批示内容:“对于那些工作松松垮垮、长期安于当外行,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企业领导干部来说,步鑫生的经验当是一剂良药,使他们从中受到教益。”…[详细]

  浙江有一家报纸刊发了一篇针锋相对的报道《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独创精神?》,指责步鑫生专断独行、作风恶劣,触犯国家条例,侵犯职工权益。此事非同小可。中央急令浙江省委和新华社浙江分社查清事实,速报中央。省委联合调查组冒着特大风雪迅速赶赴海盐,对那篇报道中指出的问题作了一一调查。调查报告呈浙江省委常委…[详细]

  他对自己过去的改革尝试用“不后悔”来概括,对当前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某些困惑则认为“只要坚持改革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  在报告文学《中国的回声》中,我们写了这样一句话:“历史舞台上的追光,毕竟不能始终凝聚在一个角色上。”由于众多复杂的原因,也由于他自身的局限和失误,步鑫生未能将他的企业改革持续、健康地深入下去。但他的改革尝试,犹如在他的家乡——海盐秦山核电站中的核原子一样,经过裂变产生了巨大的能量。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3月12日,在上海闸北区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内,找到了杨百万炒股工作室,见到了有“中国股市第一人”之称的杨怀定。 当他在1988年通过国库券买卖得到第一个100万的时候,万元户都还是稀罕物。作为第一批投身证券市场的代表,几经起伏,岿然不到,他的每一步,都刻着中国经济发展的烙印。而今的杨百万,依旧生活在股票的世界里,但用他的话说,“虽然每天花在股票上的时间不少于8个小时,但只是为了兴趣,就像别人养宠物一样。”…[详细]

  杨百万的第一桶金掘自国债买卖。“我是1988年3月28日从工厂辞职的,把自己的铁饭碗扔下之后,在家里躺了两个礼拜,琢磨该干哪一行。”在杨百万回忆中,那两周做的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看报纸——他订了市场上所有能买到的报纸,一共73张。在4月初的一天,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主意:1988年4月21日,中国将开放国库券交易。[详细]

  “1993年是一个转折,说,股票市场要大胆地试,他的线年,从事证券交易不再是外人眼中的“投机行为”。当炒股成为养家糊口的工具,我研究市场,分析心理,真正转变为一个投资者。”[详细]

  “我给自己算了一笔帐,我每天忙于炒股,并没有什么花费,按照每月10000元的花销计算,一年12万,50年就是600万。我快60岁了,活不了50年了,钱是花不完的了,我现在炒股,不是为了赚钱,只是因为兴趣,就像别人养宠物一样。” [详细]

  采访杨百万,时间不长,但是印象很深刻。他话不少,但是有自己的尺度,提及具体股票,一律不讲。用他的话说,是要对买了他的炒股软件的股民负责,只有他们才能得到“点拨”。

  采访完杨百万之后,他的“第一桶金”就不停地在我的脑子里翻滚,在几个年轻的朋友畅谈创业的时候,我忍不住把杨百万的故事和他们分享了一下。

 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发现“先机”,才意味着财富的可能。当然,时至今日,即使是杨百万,也要高唱“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”,通过开发炒股软件这样的副产品,才能在而今的股市体系中建立新的经济增长点,成为“不倒翁”。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从1964年走上“神坛”,到1980年被否定,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,曾是国内媒体关注最多的村庄。曾有960万国人到此“朝圣”--平均每平方公里国土有一人。所以有人说,“大寨”二字的无形资产价值实难估量。改革开放后,作为被批判的“极左”典型,大寨沉默了。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以“大寨”为商标的各种商品突然面世,羊毛衫、核桃露……市场化的大寨一举摆脱“老农形象”,以崭新风貌面对世人…[详细]

  大寨全体农民也被紧紧束缚在800亩土地上,从早到晚统一下地干活,挣“大概工”;队员鲜有其他自由,连戴手表、下馆子也被批为“资产阶级思想”,要“斗私批修”,苛刻得近乎自虐。[详细]

  位于大山深处的大寨在80年代几乎无人问津。缺乏长远规划,大寨的个体民营经济各自为政,规模小,没特色,抗风险能力差。90年代初,大寨个体经济出现“破产潮”。于是, 让郭凤莲重回虎头山的民间呼声越来越高。[详细]

  大寨二次创业中,最值得圈点的是旅游。1993年,郭凤莲邀请同济大学的专家对大寨旅游做了全面规划。此后,大寨展览馆、狼窝掌梯田、陈永贵故居、大寨民居楼等一系列景点被建设、整理出来,虎头山上开始大规模种树植草,恢复生态。[详细]

  昔日23“铁姑娘”之一的李圆眼,其开办的“农家土炕饭店” 最有特色,三间窑洞分别按照“六七十年代”、“八九十年代”和“新世纪”的家居特点布置,吸引了不少游人,60岁的李圆眼大大方方当起了“阿庆嫂”。 [详细]

  采访中发现,大寨昔日的农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。比如不识字的宋立英老人,她至今不懂什么是“左倾”,什么是“资本主义”;“铁姑娘”李圆眼的孙女问奶奶“什么是资产阶级”,她嘿嘿笑着,“你过年挣了300块压岁钱,就是资产阶级”。

  大寨的现代农民,已经毅然走上了工业化、城市化道路,这是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无以阻挡。

  在大寨的几天,每到太阳即将落山,我就要爬到虎头山上转一转。看着那一条条大石块砌起的拦土大坝,心里总有一种崇拜感:那时没有现代开山工具,只有一条条臂膀和原始的大铁锤!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2007年,一本名为《等等灵魂》的小说,风靡大江南北。一些河南人买到它,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10余年前名震全国的“中原商战”。

  而今,这一切似乎成了遥远的绝响。站在二七塔上俯瞰,亚细亚商场、华联商厦、商城大厦、商业大厦等参与“中原商战”的“六朵金花”虽已成没落的贵族,但它们当年所带来的竞争硝烟,却依然穿透历史空间,丝丝缕缕地在空中弥漫…[详细]

  郑州二七广场,一方承载着革命历史与商业传统的方寸之地,20世纪80年代,这里一直是华联、西城、人民、德化等四家国有商场的天下,彼此各守“一亩三分地”,相安无事。但一切都在1989年5月6日这一天改变了,营业面积达1.2万平方米的亚细亚商场在经过几十万广告的狂轰滥炸后,闪亮登场。[详细]

  创造历史的是人。同样,“中原商战”的几位主角,亚细亚商场总经理王遂舟、郑州华联总经理张淑云、商城大厦总经理李自强等,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以及与外界的勾搭连环,让整个“中原商战”充满极强张力。[详细]

  “中原商战”的黄金期持续了不到10年的时间。1997年3月,商战的灵魂人物王遂舟抱病出走,8月,300多家供货厂家代表围堵亚细亚商场大门,要求清偿货款,这家曾独领商战风骚的商场,终于爆发全面危机,迅速走向没落。连带着,早已被“中原商战”拖得精疲力竭的郑州五大商场,彼此之间的联盟、竞争也渐趋淡化,郑州商业竞争的重心开始由二七广场外移。[详细]

  采访“中原商战”,其实是在打捞全中国人沉甸甸的历史记忆。上个世纪80年代末,随着社会商品日渐丰富,无数中国人消费意识觉醒,他们狂热性地选择了亚细亚,并由衷地热捧亚细亚引发的“中原商战”。在这场商战中,中国的消费者第一次感受到人性化服务、管理和文化创新,第一次认定自己是“上帝”,是“人”。

  无论今天如何评价“中原商战”在中国商业流通领域变革中所发挥的作用,都不为过。它是可歌的先驱,也是可泣的先烈!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在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,格里希早已长眠在他家乡的小镇。我国国营企业的首位“洋厂长”,用生命中最后的温度捂热了一座冰冷的工厂。

  当他在1986年离开武汉回国的时候,怎么也想不到20年后这座城市会如此深情地将他缅怀。他曾服务的那家工厂也早已随着时代远去,不复存在。但是,那些关于责任、关于友谊、关于时代的故事千真万确…[详细]

  1984年8月,德国发动机制造和铁芯技术专家威尔纳?格里希作为联邦德国退休专家组织(SES)派往武汉的第一批3个外国专家之一,来到武汉柴油机厂进行为期4个月的考察,并义务担任技术顾问。武汉柴油机厂是新中国第一台小型手扶拖拉机的诞生地,但是,经历了“文革”后。[详细]

  虽然1984年已经进入改革开放的第6个年头,让一个外国人掌握国企帅印,很多人仍然难以接受。消息一走,各种反对意见纷至沓来:外国人当厂长就成了姓“资”的指挥姓“社”的,的领导怎么体现。[详细]

  格里希在任期间执着于保证产品质量,一些员工却认为武柴作为农机骨干企业,其产品在当时的国内市场是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”,格里希大火:“我的目标是国际市场!”。这是中国企业最早苏醒的国际标准意识,这位“精益求精、一丝不苟”的德国老人在为武柴做“百年计”。但是1986年11月,格里希苦心经营起来的质量检测体系。[详细]

  2000年6月,年届80高龄的格里希最后一次访问武汉,武汉的变化让他欣喜不已,但是没有人敢告诉他武柴的真相,对武汉眷恋至深的老人向朋友说:我希望死后能把一部分骨灰撒入长江。格里希几次要提出看看武柴,陪同人员都以在修路等原因婉言挡开话题。人们实不忍这位老人看到破败的武柴而伤心。

  这位可敬的德国老人为武柴鞠躬尽瘁,在一个非常时代用他的才智胆略和责任心,把西方先进的经营管理模式与中国企业成功嫁接,拉开了中国企业界国际化人才管理的序幕。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抵达天津机场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候机楼前的车辆川流不息,办理旅客乘机手续大厅、候机大厅和旅客到达厅到处拥满人群,一派繁忙景象。据统计,从1992到1998年,每年在天津机场起降的独联体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20多个航空公司的客货包机达2800多架次。85500多位洋倒爷频繁地在这里出入。按一人每次捎走中国货五千美元计算,一年捎走中国商品的折合成人民币达35亿元…[详细]

  独联体货机在天津机场最火爆从1994年下半年开始,直至1998年。每天都有飞机将货物运往俄罗斯等国,仓库内、外仍然是货物堆积如山,而且还有车辆源源不断的向库里交货。机坪上一排一排的飞机多数是货机。一些中国人与洋倒爷们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…[详细]

  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民间贸易如此火爆?天津社会科学院的教授刘众介绍说,主要原因是由于九十年代伊始,前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在生活物品上的匮乏造成的。中国的改革开放让俄罗斯人非常羡慕,是他们最崇拜的领导人。生活用品的匮乏让中国货在那里相当紧俏。很多俄罗斯人都以穿着中国的风衣、防寒服为时尚…[详细]

  1984年8月,德国发动机制造和铁芯技术专家威尔纳?格里希作为联邦德国退休专家组织(SES)派往武汉的第一批3个外国专家之一,来到武汉柴油机厂进行为期4个月的考察,并义务担任技术顾问。武汉柴油机厂是新中国第一台小型手扶拖拉机的诞生地,但是,经历了“文革”后…[详细]

  一百多年前,西方列强的利炮坚船攻破了中华民族被历史锈住了的国门,打落了炎黄子孙盲目的自尊与自信。西方盗寇用鸦片污染了曾经渊远流长的文明,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款项......天津曾经是屈辱的开放口岸之一,一百多年后的今天,中国又一次敞开了沉重的国门,虽然我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:假冒伪劣损害了中国产品的名誉,但是吸取教训,总结经验后,我们以勇敢的姿态,满腔自信地向全世界庄严宣告:中国经济,已经步入国际大循环,我们要在更大的市场空间参与竞争…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1984年,人们将之称为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。日后很多驰骋一时的公司均诞生在这一年。这一年的3月24日,福建国有骨干企业55位厂长的呼吁书《请给我们松绑》在《福建日报》全文刊登。这一年的3月28日,石家庄造纸厂门前突然出现一份《向领导班子表决心》的“大字报”,马胜利要求承包造纸厂,承包后,实现利润翻番!达不到目标,甘愿受法律制裁。就是一个商业气息骚动的年代…[详细]

  石家庄人没有谁不知道市内有个北道岔,就像北京人没有不知道前门的大栅栏一样;年龄稍大些的石家庄人没有不知道马胜利的,就像没有山东人不知道张海迪一样。“我们那是奉献的一代,也可以说是牺牲的一代,这也是我们那代人的特色。”马胜利说,每次说起以前,他都忍不住想落泪…[详细]

  1984年的特殊气质,在元旦刚过不久就散发了出来。除了出国一直坐镇在北京的突然决定到南方看看。在考察了深圳、珠海两个特区后,作出了“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”评价。这年的3月28日,石家庄造纸厂门前突然出现一份《向领导班子表决心》的“大字报”:我请求承包造纸厂!承包后,实现利润翻番!工人工资翻番,达不到目标,甘愿受法律制裁…[详细]

  上世纪80年代末,摇滚歌星崔健的一曲《一无所有》风行南北。用马胜利自己的话讲:“那是一个张扬个性的时代。”也就在这几年中,马胜利的声音响在各种场合的座谈会或讲座上。他提出的“三十六计”和“七十二变”承包思路成为国营企业摆脱困境的灵丹妙药…[详细]

  在科学史、艺术史和商业史上,当一个流派或国家正处于鼎盛的上升期,便会在某一个年份集束式地诞生一批伟大的人物或公司。这个现象很难用十分理性的逻辑来推导,它大概就是历史内在的戏剧性吧。就像战争筑就拿破仑一样,改革也造就了马胜利。中国的80年代,是一个巨人睁开惺忪的眼睛刚刚苏醒的时代。之前,我们的社会发展前进的速度太慢,慢得仿佛能让人听到那笨重的木车轮颠簸在崎岖山路上发出的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。中国改革发展的路子往哪里走,没有人知道!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:不改革死路一条…[详细]

  【编者按】全国15家主流报网媒体联合推出大型系列报道——“改革开放三十年:那些人,那些事”,共同承担起新闻界应有的使命和责任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搜狐网独家支持。

  在中国,没有一种车,新车试驾都会选在中南海;没有一种车,停产需由《人民日报》通报;没有一种车,会引起如此大争议;没有一种车,会承载这样多期望……除了她,红旗轿车!

  时光如电,逝者如斯!红旗轿车在1981年接到停产令时,作为一汽党政一把手的徐元存和黄兆銮,共同见证了红旗轿车的艰难一刻。从那时起,昔日国车就陷入了“民族”与“进口”的痛苦博弈……而今回望三十年之沉浮,红旗轿车一次次在取舍中饱受争议,奋力突围,内中折射着改革开放后,民族汽车工业奋斗历程的缩影…[详细]

  1981年5月14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停产令,寥寥数字:红旗高级小轿车因油耗较高,从今年6月起停止生产。红旗轿车就此暂别历史舞台,除了辉煌的记忆,她还留下许多。李中康说到,红旗轿车催生了一汽轿车分厂的成立,为其后合资道路打下基础…[详细]

  1995年9月,以奥迪100为参照的小红旗轿车批量通过总装线。该车投放到市场后,人们把老红旗车称为“大红旗”,把新红旗车称为“小红旗”。这款车,是原有红旗车停产后,推向市场的第一批红旗轿车,市场表现不错,但也引发许多争议…[详细]

  当前,国际汽车巨头正蚕食着中国市场,刚挺起腰板的红旗轿车也面临着空前挤压。如何走好下一步,将是红旗车的更大考验。毕竟,今日的红旗车与往日相比,产销量与性能已然两重天,但即使是被一致看好的红旗HQE,仍被老设计师程正指出“有劳斯莱斯的痕迹”。如何突破模仿,将是红旗轿车直面的最大瓶颈。…[详细]

  红旗轿车是国车!面对三十年来红旗车获得的好评与非议,如何在“自主创新”和“拿来主义”中,找到国车的最佳定位,是所有“红旗人”要思考的问题。人们并不想给红旗轿车强加“民族责任”,只望她能够重振昔日辉煌,这个辉煌不只在外形或价格上,更要在人们心中,重树国车形象…[详细]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8 [沐鸣2注册]版权所有。
XML地图 TXT地图